聯系我們
藏品搜索

典當條例再論證 法規有望再出臺

2017-08-08 16:28:31??????點擊:
  商務部再次召集專家學者進行上述條例的研討論證。按照商務部3月印發的《2015年流通業發展工作要點》,推動出臺典當業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被列為任務。
  
  立法研討的加速,意味著行業內期盼已久的條例很有可能于今年出臺。
  
  不過,據參與研討的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朱巍透露,目前一些問題各方看法仍未一致,爭論較多,這也是6年多來條例遲遲未能出臺的最重要原因。
  
  現行《辦法》已滯后
  
  典當行業如今多數老百姓已經比較陌生,事實上就是指需要用錢的當戶將財產押給典當行,由典當行向其發放資金,約定當戶在一定期限內贖回財產的一項業務。
  
  根據商務部的統計數據,2013年全國典當業累計發放當金3336億元,同比增長25%。一般認為,在實體經濟增速轉緩的背景下,典當業仍能保持這一發展速度,充分說明實體經濟對這類小額短期并且效率高的融資服務需求旺盛。
  
  “主要是方便,放款痛快啊?!幣晃桓鎏寤寡?,自己店面裝修缺點資金,拿了塊名表過來,典當行核對了發票、表是真品,立刻就拿到錢了。
  
  典當行業運轉多年,目前主要的立法依據是商務部和公安部2005年頒行的典當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但后來隨著物權法、擔保法的出臺和修改,相互之間早有不少沖突之處。
  
  北京典當行業協會會長郭金山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表示,現行《辦法》已經施行了10年,10年間這個行業、整個社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辦法》已經滯后。
  
  “期待正在起草的條例能夠針對一些突出問題及典當行業本身的特點作出適當修改,促進行業的發展?!憊鶘剿?。
  
  條例是2009年由商務部起草的,后報送國務院法制辦進入立法程序的,2011年以來,國務院法制辦就條例多次征求意見,不過卻遲遲未能出臺。
  
  朱巍長期關注、研究典當行業立法,也多次參與相關部門的論證研討,他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一直以來典當立法有些問題各方學者仍有較大爭議,相關部門的意見也不統一,是條例遲遲難以出臺的最重要原因。
  
  “其實到現在還有不同意見,到底要不要制定這個條例,有一種觀點認為已有物權法、擔保法,不需要再出來這個條例?!?/span>
  
  不過,實務界可能比較難認同這樣的觀點。
  
  郭金山告訴記者,近十年小貸公司發展迅速,擠占了典當行的一定市場份額,但實際上典當自上世紀80年代出現之后,一度曾是除銀行之外唯一合法的放款機構,即便是現在,典當行業也比很多放款機構要規范得多,但現實中典當行業受到很大的限制,不利于它的發展。
  
  既是行業自律管理者,自己也經營著典當行,郭金山一直都很關注典當的立法進展。不過,他也意識到,條例要征求很多部門的意見,很多部門要從不同的角度考慮,而且有些觀點是截然對立的,因此有時候無法找到中立的辦法來解決。
  
  實際上,自1996年以來,典當行業的主管部門從中國人民銀行變為國家經貿委再換到現在的商務部,被作為特殊的工商業對待,地位特殊。
  
  “這些年發展速度很快,從原來的救急救貧到現在的融資貸款,而法律沒有跟上,就造成了不協調的狀況?!敝煳∷?。
  
  正在起草的條例意義重大,朱巍解釋說,將來出臺之后,不僅可以促進這一行業的發展,滿足社會多方面融資需求,對于?;さ被У睦嬉哺莧?,并且可以起到統一司法的作用。
  
  據朱巍介紹,論證過程中,爭議比較集中的焦點在于典當的性質、典當行的融資問題、綜合費用、不動產、留置、當期等方面。
  
  朱巍還透露,條例一直沒有能通過,還有個原因是有些條款跟作為上位法的物權法相沖突,例如關于絕當的規定,就與物權法留置權的規定相沖突。
  
  不動產的一波三折
  
  不動產能不能作為典當標的?與實務上高比例的數據鮮明態度不同,這在立法過程中是一直存在爭議的問題。
  
  據商務部統計,2013年,房地產在典當占比高達52%?!霸詰淶斃幸?,房地產占相當大的比重,有些典當行房地產方面甚至占到了80%、90%,如果取消房地產抵押,會對這個行業造成毀滅性打擊?!憊鶘礁嫠嘸欽?。
  
  朱巍透露,在條例起草過程中,對于不動產條款的改動是比較大的,有一稿中甚至試圖將其拿掉,有一稿中將其限制為“房產”而非“房地產”。
  
  而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典當這個行業性質是救急救貧的,大部分針對的是動產,在國外也多數如此,并不涉及融資功能,如果將不動產排除在外,典當的性質更明確,層次也更清晰。
  
  法治周末記者發現,在2011年國務院法制辦就條例向全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時,沒有對《辦法》作出修改,即允許維持不動產作為標的的現狀。
  
  “現在這個爭議比較小了,商務部也作了一些說服工作,雖然還有學者在提,但不動產最后應該還是能作為典當標的?!敝煳「嫠叻ㄖ沃苣┘欽?。
  
  關于房地產典當業內反響比較強烈的另一個問題是比例限制。
  
  郭金山抱怨說,房產抵押在這個行業所占比重最大,關系著行業的生存與發展,而房地產抵押《辦法》對比例限制太死,如單筆不能超過注冊資金的10%,那么對于1000萬元注冊資金的典當行,只能單筆承做100萬元,但北京基本沒有100萬元的房子。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在對北京、上海、江蘇、甘肅、湖南等省市典當業協會和代表性企業進行調研之后,研究員王剛也提出了同樣的問題。
  
  “某些限制性比例要求不符合市場實際。如規定單筆房產業務不得超過典當行注冊資本的10%,按照一線城市的房價和當戶的資金需求,即使注冊資本5000萬元的中等典當行,也只能做1至2筆房產典當?!?/span>
  
  融資難題存爭議
  
  融資困難一直都是典當行深受困擾的問題。
  
  郭金山認為這是典當的兩大難題之一:“只能從商業銀行貸款,個別典當行通過信用社貸款會被主管部門處罰,典當行的資金沒法放大,而現在很多融資行業都是吸儲的,這對典當行來說不公平?!?/span>
  
  據郭介紹,曾在央行監督下時,典當行可以通過金融機構貸款,他認為這是比較合理的,建議條例對此可放寬。
  
  按照現行《辦法》規定,禁止典當行通過轉當、向股東借款、開展同業拆借等方式融資,向銀行貸款是唯一合法的融資渠道。
  
  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的調研發現,近年來銀行持續收緊授信,僅少量資本實力雄厚、股東背景過硬的典當行能從銀行獲得貸款。
  
  雪上加霜的是,2013年5月,銀監會發布了一份名為《關于防范外部風險傳染的通知》,嚴禁銀行向典當行授信?!巴ㄖ氳淶憊芾戇旆ǖ墓娑ㄐ緯沙逋?,將典當行唯一的融資渠道卡死,進一步限制了典當行的資金杠桿?!蓖醺罩賦?。
  
  朱巍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條例起草過程中典當行能否向銀行融資之所以倍受爭議,是因為一直以來都強調典當行業自有資金屬性,允許其從銀行貸款,典當行轉手又放貸給當戶,又因為典當行業除利息之外,還會向當戶收取高額的綜合費用,等于助長了典當行的“吸血蟲”功能,這并不公平。
  
  不過,爭論后的傾向是,考慮到中國實踐的特殊性(允許不動產典當),典當行面臨的風險較大,條例可能還是會開這個口子,繼續允許典當行向銀行融資貸款,朱巍透露說。